<kbd id="g3u46b2m"></kbd><address id="g3u46b2m"><style id="g3u46b2m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g3u46b2m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"oghtkztr"></kbd><address id="oghtkztr"><style id="oghtkztr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oghtkztr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bgtoulf5"></kbd><address id="bgtoulf5"><style id="bgtoulf5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gtoulf5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63zxvbgm"></kbd><address id="63zxvbgm"><style id="63zxvbgm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63zxvbgm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m1mnmvhy"></kbd><address id="m1mnmvhy"><style id="m1mnmvhy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m1mnmvhy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1uayd0nk"></kbd><address id="1uayd0nk"><style id="1uayd0nk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1uayd0nk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0x8g1f5n"></kbd><address id="0x8g1f5n"><style id="0x8g1f5n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0x8g1f5n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0ae21lbh"></kbd><address id="0ae21lbh"><style id="0ae21lbh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0ae21lbh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zqnro154"></kbd><address id="zqnro154"><style id="zqnro154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zqnro154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en28kuw6"></kbd><address id="en28kuw6"><style id="en28kuw6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en28kuw6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網站首頁>理論文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理論文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論耕地流轉問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年前寫《徐莊土地合作試驗》 ,我的觀點很明確:推動耕地流轉刻不容緩 。當初我的考慮是,中國近20億畝耕地,有8億農村人口,人均耕地僅2畝多,若是不搞規模經營 ,農民在2畝多耕地上無論種什麼都不可能脫貧 。後來在河南豫東農村調研,和農民一起算過賬,得出的結論:戶均耕地要有50畝纔可能致富 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於今10年過去了,耕地流轉在各地風生水起,其做法也基本大同小異  。歸納起來,大致有三種模式:一是公司+農戶 ,即農戶將耕地經營權流轉給了龍頭公司;二是農戶+合作社,即農戶將耕地入股到村集體合作社;三是農戶+合作社+公司 ,此模式中合作社只是中介 ,一方面接受農民耕地流轉 ,同時又將集中耕地的經營權整體流轉給龍頭公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 ,鄧小平預言農村發展有兩個飛躍:第一個飛躍是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;第二個飛躍是發展適度規模經營 。今天耕地流轉的勢頭顯然印證老人家當年的洞見 ,所以我這裏不再討論耕地是否需要流轉集中,而重點討論耕地應該向誰集中?或者耕地由農民自己集中的前提是什麼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我觀察,時下耕地流轉大多是向龍頭公司(工商企業)集中。何以如此?一個重要的原因 ,是農民手裏缺資金,而規模經營需有大量的資本投入。前不久在南方農村調研,我看到當地農戶以每畝300—500元的價格將耕地經營權轉讓給了龍頭公司 ,曾問當地幹部 ,農民爲何願意低價轉讓?當地幹部說:農民自己搞不了規模經營,若分散經營,每畝年收入差不多也是300—500元 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驟然聽 ,農民照此價格轉讓土地經營權似乎並未吃虧  ,可真實情況並不盡然。調研中我一路上不斷聽到有基層幹部抱怨,說現在推動耕地流轉難度大,不少農戶不願轉讓耕地。爲了讓農民轉讓,縣裏還派幹部下鄉駐村 ,責任到人 ,一家一戶地去勸說農民。一語道破,原來目前農村耕地流轉並非完全出於農民自願,而是由地方政府在背後推動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此我想到了耕地產權保護。農村耕地實行“三權分置”後 ,所有權歸村集體 ;承包權和經營權歸農戶。在經濟學裏 ,承包權和經營權相當於產權 。具體說,產權是指耕地的使用權、收益權、轉讓權。顧名思義,轉讓權包含有“轉讓”或“不轉讓”兩種權利。這是說 ,保護耕地產權不僅要保護農民自願轉讓的權利,也要保護農民不願轉讓的權利  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於是這就帶出了一個問題:農民不願意轉讓耕地經營權而地方政府卻要求轉讓,此舉是否侵害了農民的耕地產權(不轉讓的權利) ?我的看法 ,地方政府的初衷絕不是要損害農民的利益 ,相反是爲了幫助農民增收。有位鄉幹部介紹說,農民將耕地流轉給龍頭企業後,不僅可得到耕地轉讓費,同時還可就近到龍頭企業打工 ,每月拿到1000元左右工資,年收入可達上萬元 。聽得出來 ,這位鄉幹部認爲耕地轉讓無疑是對農民有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鄉幹部這樣看,可你猜農民怎麼看 ?我做入戶調查時有農民說:在村裏打工能賺工資 ,到城裏打工也一樣掙工資 。現在企業支付的耕地流轉費每畝不足500元 ,而企業用流轉的土地搞規模經營 ,每畝收益在5000元以上 ,如果耕地由我們自己集中 ,再請省裏農業技術專家當顧問,每畝年收益絕對不止500元 。這位農民說得沒錯 ,後來我在吉首隘口村看到農民自己成立合作社 ,每畝收益達到了7000元 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研究的是,搞規模經營需要基礎設施投資和引進科技,農民自己沒有錢怎麼辦?在調研中我發現,但凡以農民爲主體搞規模經營的地區,都是用耕地經營權抵押從銀行取得貸款。可是此做法目前只是在少數地區試點 ,面上並未推開。問題就在這裏,耕地經營權若不允許抵押融資,農民搞規模經營的資金從何而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實話,對耕地經營權不能抵押 ,多年來我一直有疑惑。政府當初作此規定,據說是因爲農民沒有耕地所有權。令人不解的是,我國法律明確規定資產使用權與收益權可以用於抵押,如國有土地的使用權就可抵押貸款;而工商企業的特許經營權、高速公路收費權等也都是銀行認可的抵押物。既然國有土地和工商企業的經營權可以抵押,爲何農民耕地經營權不能抵押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有一種解釋   ,說如果允許農民把土地經營權抵押,一旦農民還不了貸款將會導致農民失地。我認爲這種擔心是杞人憂天 。要知道,農民抵押給銀行的只是經營權,即便日後還不了貸款 ,銀行處置的也只是經營權 ,農民並未喪失承包權 。想深一層,農民若將耕地經營權流轉給企業,也同樣會失去經營權 。對農民來說兩者是一回事。不同的是,農民將耕地流轉給企業  ,是真正失去經營權;而抵押給銀行,只是有可能失去經營權 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耕地經營權能否抵押融資,從操作層面看關鍵在銀行 。當前銀行對接受耕地經營權抵押顧慮重重,一方面是現行政策規定銀行處置耕地經營權必須徵得農民同意 ,否則不能處置;再一個原因  ,是沒有全國性的耕地經營權流轉市場,雖然各地已建立了區域性流轉平臺,但交易主體不多,銀行難以通過這樣的平臺及時轉讓耕地經營權 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寫到這裏,本文的結論是:要推動以農民爲主體的規模經營 ,必須允許農民用耕地經營權抵押融資。爲此我提三點建議:一是儘快修訂相關法律法規,確立用耕地經營權抵押的合法性;二是加快建立全國性耕地經營權流轉市場 ,一旦出險,以便銀行及時轉讓耕地經營權 ;三是由財政出資設立風險補償基金,爲金融機構適度分擔或緩釋貸款風險。